老呀老鹤言

我是一个破烂。
被日LOF不会不爽的。
扩列吗我2926600765

摸鱼

爱丽真的是太可爱了!!!/猛虎落泪

【晏男指】愚者



•单箭头指注意。


•中秋节到了,各位别打我/?

大家和和气气的多好啊是吧哈哈哈





我觉得有点不安。

虽然现在交界都市还算和平,毕竟是“醒来”的第一天。


今天刚好是圣诞,街上满是手挽着手,向对象展露笑容的情侣。中央城区的街道上都有大大小小的圣诞树,我觉得挺好看的,但在咖啡厅里就只有我一个人坐着,让我觉得很寂寞。

回想起来刚苏醒的时候还是春天啊......


交界都市虽然在我睁眼的时候只剩下七天的时间,但日期总是一天天过去,也就是说,一样会经历春夏秋冬。


还是挺令人绝望的。


晏华在我刚来的时候送了我一条围巾,天蓝色的,交界都市的天很少这么蓝。他说是手织的,所以我到现在还留着。


还是冬天再想想该做些什么吧。


我来到这个世界就像病毒一样,没有先前的记忆,眼前就只拥有现在和未来。


但我好像不会有未来了。

确切点来说,我被现实困住了。


毕竟我们都知道我们在止步不前,但每次又被那个看似强大的神明阻止。


好像有点说远了,抱歉。


说说最近的事吧。

中央庭每天都忙的热火朝天,当然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晏华。尤其是在安托请病假的时候。


我发现只要离中央庭远些好像很多坏事不会发生?大概是这样吧?因为我是个扫把星?

好吧我最近是有点不正常,把自己想的很糟。


我给晏华递了一封辞职信,同时也在背面写了点表达我不知名的感情的东西。

我表明了我对他的态度。

老实说,我之前很害怕他,整天到晚绷着一个扑克脸,我很害怕这类人,说不上有多喜欢吧,只是把他当成同事看待的。


感情就是一天一天慢慢培养起来的。


就像是好感一天一天增多,总有一天会溢出来一样,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对于我来说,感情一向是很难控制的东西。

每天每天都对晏华示爱,他也没有回应。

虽然我并不期望他能回应我,但他连拒绝的意思都没有。但到下一次轮回却依然记得我说的话,让我很困扰。


毕竟我是一个很笨拙的人,示爱都显得那么蠢。


就说说晏华生日那天吧,那天我的工作并不多,只是简单的解放和巡查区域而已,但这并不代表晏华要处理的事务不多且轻松。


一做完我应尽的工作我就一头钻到了晏华的公寓里,没有人会怀疑我为什么会进晏华的公寓。

晏华对新晋的指挥使不放心的缘故吧,毕竟他早就察觉到希罗准备叛变。抢过安托涅瓦的话语权就把我分去了他的宿舍。

当时我是蒙的,这和之前不一样啊.......


在晏华的眼皮底下我肯定做不了出格的事,但我并不清楚他会不会丧心病狂的在房间里装摄像头什么的。


没有装饰得很隆重,只是多了一些彩带和气球,毕竟我和晏华都觉得做家务很麻烦。他应该不是觉得很麻烦吧,只是觉得浪费时间而已。


其实我不会做饭,都是一点一点跟着安学的。但安却为我想学做饭而开心。


说不上有多好吃,也照着安说的放入了爱这种东西,(但我觉得并没有什么用.......)仍旧不尽人意。

但我没想到晏华会回来那么晚,也没有看到他进入客厅的表情,说老实话我是很期待的。


只记得晏华第二天说不必要为了我这么做。我回了他一句,是必要的的吧?毕竟是生日。之类的话

「很麻烦吧」

这么说话真的很伤人心的啦......但我又不会就此放弃。


之后的文字都被不知名的液体弄湿了,偏偏指挥使用的还是钢笔,但墨水是沾水就散的那种。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还是有意的。

只有最后一句话看得很清楚,应该是刚写上去的。



我向着瓢泼大雨献出我渺小的珍贵的生命。



晏华皱了皱眉,他总觉得会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他手上这封信也是指挥使偷偷塞给他的,拜托他等他离开了再打开看看。


晏华瞥了眼装在家中书架上的摄像头中的影像,指挥使待在家中并不会看书,把摄像头藏在看似杂乱的书架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露台前边却摆着一个写了字的纸牌,指挥使也不会那么傻到现在都不知道。


「我要走了」


今天的雪很大,也算是另一种「雨」吧。露台外面有一个模糊的人影,仔细一看才能认出是指挥使。

露台外的少年似乎有些开心,坐在边缘一下一下的荡着双腿。脖子上围着晏华当初送给他的围巾。

扭过头对着摄像头的方向笑得很开心,少年的笑容总是很灿烂,似乎没有什么遗憾了的一跃而下。


那天晚上,社交网络上的谈论十分激烈。但都被一股不知名的势力压了下去,没有传得家喻户晓。


第二天,指挥使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除了在晏华家中留有一点活过的痕迹,所有活过的迹象都被删除得一干二净。


交界都市迎来了新的七天,一切都被清零。


中央庭也迎来了新一任指挥使,和那人完全不一样,但却是新一任指挥使,却是不可否认的。


晏华一度询问过中央庭的神器使,对「柊」这个指挥使留有什么印象。

但回答的意思都是统一的

「没有」


直至晏华在某一天,在他常用的记录册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字迹

「我真的走了啊」

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你不要再找我了啊」

透明的少年喃喃自语着。


END.



憋了半年才产出来......同学跳楼后一星期就在构思这个故事,当时真的很难过.......他明明那么好。

各位中秋节牛逼!!!





【指中心】皆大欢喜


•灵感来自《七日間》←这首歌好好听

•有意味不明的描写注意

•男女指无差

•无cp向

•活骸线



星期一

我像往常一样加入了中央庭,果然不努力拯救世界就会觉得对不起自己呢。
今天也没有发生日常意外的事,手帐就按往常的做吧。
之前存在相册里的照片不会删除啊,真是太好了。要不然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有没有存在过。
今天的事情很平常,所以工作计划也做的一丝不苟,我觉得晏华也看不出什么毛病。
当然,那次我不小心写错文件除外。我永远喜欢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今天就这么照常过去了呢。工作计划也可以让他们对我这个新人指挥使安心一点。
那么,晚安。

星期二

今天必须得解放东方古城啊,得好好干了。
原本出门的时候就下了小雨,现在也没有变大的迹象。像是神在嘲讽什么。
还是被安拉去高校学园了。

赛哈姆的活骸化已经是常态了。但这并不代表我不为她的活骸化而感到心痛。不得不说这令我更加悲伤,甚至难以理解。

雨还在下。
感觉每一滴雨就像我流不出来的眼泪,是错觉吧。
不过有这群人陪着我也不会孤单。这算是一种安慰吧。那上一句就应该改成“我们”了呢。
我知道这是一个闹剧,一场游戏。我还是不想把他们当做一个棋子。在我的眼里他们都是活着的,拥有生命和感情的。
导致我每次下雨总是把感情混杂在一起,脑子里浑浑噩噩。想不清楚什么东西。
这场闹剧会不会因为我的死亡而结束呢?老实说我也不知道,我是一个怕疼的人,不管是怎样的。

总感觉我手里沾了很多东西,好的坏的,脏的,干净的,很多很多。
算了今天就睡了吧。
晚安。

星期三

今天希罗也和我们分裂了啊。
安托涅瓦的病情也恶化了现在在病床上看着令人心痛。知道她很难受自己却帮不上忙的无力感扑面而来。
我也不是没试过拯救安托涅瓦,但我发现那个结局是一个更壮烈的惨剧,令人无法接受,所以还是算了吧。
今天意外的有了空闲的时间。当然是在工作结束后的空闲时间,我不想被晏华批成一个闲散人士。
看了一个战争片,感觉主角和自己的经历有点相似。
明明知道没有希望还要去努力的人。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老想这么多有的没的。
晚安。

星期四

安现在应该已经在希罗那了吧。比起这个,今天要不要亲手让安托涅瓦解脱也是个问题。
【但还是先把我这个小破屋收拾干净比较好吧】
之前几个周拍的东西都混在了一起,就算要收拾麻烦安也不太好,毕竟她走之前才过了几天,不可能有那么多神器使的照片。
很多他们现在不记得的东西在我脑中涌现了出来。毕竟都是一起活着的伙伴,一点情感也没有也说不过去啊。
翻到了自己之前在海滩拍的一张照片。 那是黄昏时拍得一张照片,几只海鸥在云中穿行,飞向大海。
也就只有那一张而已,我并没有拍多几张。原因我自己也不清楚,大概是觉得只有这个画面可以令我感到......自由?被拘束在这七天里,无论谁都会觉得难受吧?
不过现在我只想拯救这个世界,以及身边的人。
……
又是一张照片,我觉得上面的涂鸦是零的手笔。我也有印象,毕竟我给零看了这张星星的相片就被晏华找走了。
回来后零把一张纸压在相片上,上面写着【骑星星的是指挥使哦!】
照片画着一个人骑在星星上,毕竟大家也知道零的画技差到了一个水平。我也不会多说。
这张相片我也留下来了,毕竟零在相片后面又写了一句话【零觉得星星是梦想哦!】
可以说这是一个让我不解的一句话。我的梦想渺茫的像星星吗?还是说零觉得星星很闪耀呢?
也就那么多东西了,不要的尽数扔掉,留下的只有那么点。
这次一定要见到未来啊,我如果这么祈祷会不会有呢?
现在还是以让大部分神器使活下去为目标吧,按步骤来就可以了。
晚安。

星期五

今天的交界都市散去了往日的阴霾,可我还是开心不起来。安今天来中央庭了,不过是以敌人的身份。是被希罗洗脑了?完全不认识我的样子。
果然没有人跟我待在一起还是会有些寂寞啊。
工作结束后像往常一样约了几个神器使吃夜宵。互相道了晚安明天见就往各自的房间走去。
不过有些并不是住在宿舍的早就在夜宵店分开。
宿舍被我整理的还算干净,我自我感觉挺良好的。
也没有很特别的事了。
晚安。

星期六

日历上的明天被我圈了一个红圈。我居然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啊。
背着所有人买了个小蛋糕。希望没有被发现。
老老实实的把工作做完了,今天不用加班真是太好了。
去逛了一下中央城区的大型商场,很多喜欢的东西也一口气买下来了。
也没有很多,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带回去。
明天也不会有很多的事给我处理,就在宿舍好好待一天吧。
仔细一想也没什么特别的事了。
晚安。

星期天

今天是我的生日。
连一个祝福的人也没有,我想也不会有。
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度过这一天吧,最后休闲的时光。

……

有一股不安的感觉。
明明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却说不出来,还是太顺利了吧?

——————

后面的字迹模糊不清,无法辨认。
像是被什么液体浸湿了。
只有后面有几句话。
【我错的很离谱,这个世界又被我毁掉了。那就下次再来一遍吧,一定会成功的。】


The End.

想不到吧我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莱青 

很多小可爱说链接被吞了我也不想补链然后直接放图

【all男指】妄念/520玩具车



注意:

•第一次开车,十分短小。

•我瞎写的,我也不知道。

•小破玩具车,极其无脑,为车而车。

•又名:男指挥使怎么日?

•悄咪咪@你的夜夜夜夜星辰 


https://shimo.im/docs/od5xNPbqwOMiFtFs

【晏男指】飞鸟与鱼



•ooc!!ooc!!ooc!!


•沙雕,并且私设一堆堆/...


•神鸟晏×人鱼指


•小学生文笔,并且无脑傻白甜。


•好像和题目没什么关系/ 啥









我是一条人鱼,不如说是鲛人。我相信人类比较喜欢人鱼这个说法。


人鱼也是懂得爱的不是吗?


可他们偏偏说我没有爱的权利,爱与被爱都是。他们都说人鱼不应该爱上人类,毕竟几百年前的那个人鱼公主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知道她们给我灌输这样的理念是为了什么。
无外乎就是想让我用歌声引诱人类供他们食用。


「塞壬」
那群家伙这么称呼我的母亲。我还是习惯叫她母亲的,她长着一副人类女性的成熟的脸。


他们利用我的母亲来是他们吃上一口人肉,或是喝上一口人血。我们祖家世世代代以来,都是为他们服务,每个人在小时候都会被强行灌输思想,以便上一代死亡后,或是无法歌唱时换上新的「塞壬」。
我们的寿命有数千年,所以他们并不在乎寿命的问题。

有时候我很庆幸,需要吃人的只有那几个。要不然嗓子真得哑不可。

我是由母亲和他们安排的人结合生出来的。

母亲说她母亲也是这样被迫生育的。

「塞壬」到了我这里,样貌变成了男人,让他们心生不满。甚至想在我还出生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把我绞杀。

他们普遍认为长得像女人更能吸引人类。


不过幸运的是那群人改变了主意。
逃过一劫。

对了,我现在坐在礁石上,等待着下一只「猎物」的到来。

没想到等来的不是「猎物」,而是「神之鸟」。
「神之鸟」也就是字面意思,神明的助手,当世也只能有一只存活。

也就是说,会像「塞壬」一样换代。
不过本质上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他们是至高无上的神鸟,我们只是丑陋之至的海妖。
从未有过关联。

神鸟先生有何贵干?
例行巡查。

还以为是来「回收」我的呢。我撇撇嘴。
想来也是,要是神明连这都管的话我们一族早就灭绝了吧。

我可没心思照顾您,您要是想看就看着吧。
说出口的话感觉有些无礼但是对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是对「他」而不是「她」。

看了一眼就知道长着一副人类男人样貌。冷厉的眼神跟鬼神一样,一点都不像圣洁的神鸟。

他就在我头上盘旋,目光盯着我也不吭声,我一直觉得头顶毛毛的。但没有胆子抬头看他。

要知道前几任的「神之鸟」是很凶残的,之前就有他们将精灵活活吊死的谣言。
仅是谣言而已。

我已经杀害了三十多人,那「人」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抬头望了一眼,居然还在。

他注意到了我偷偷看他,我好像看到他咧了嘴角。
错觉吧,一定是...

我是新上任「神之鸟」晏华,请转告海王,请多指教。
看到那人不耐烦的皱眉,应该是看着我们都觉得厌烦,大概是例行介绍,不然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浪费大把时间的吧。

您好,我是柊。
您好。

我还在等他的下文,许久没见他出声,回头只见一片白色羽毛落在黑色的礁石上。
悄无声息。

遇见他的那天夜晚,我去问了我的母亲。问她说新上任的「神之鸟」会不会亲自来打招呼啊什么的。

对了,我母亲是因为被自以为是的人类射了一箭导致重伤被那群家伙勉强救回来的。

如果治好了的话估计也轮不到我上任了吧。

但从母亲很惊讶的表情可以看出来这种事是不可能的。

冥思苦想想出来的结果就是——人家心血来潮跟你打个招呼而已,他们是不会有闲心来管你的。

第五天,不如说是认识晏华的第五天。我就是这么厚脸皮的,打过招呼就算认识了。
我又浮上水面依着礁石,总觉得今天如果还坐在这里的话晏华还会来。他前几天也都来了。

他来了。
我那个时候刚好在「执行」我的任务,一开始还没注意到他,但他也不吭声,就悬在半空中。
直到我抬头才看见他。

...先生,您在那里多久了。
一个小时。
不会累吗?要不要在礁石上歇息会?

说完我拍了拍身旁的礁石,也就是我现在坐着的这个。
听说「神之鸟」的工作都是极其繁重的,有点担心他的身体。

不对啊为什么我要担心他!我是笨蛋吗?!他都没有担心自己我为什么要去担心他啊?!

怎么了?
晏华察觉到我盯着他发呆出声了。

没什么...对了,晏华你听过精灵的示爱方式吗?就是「穿心」哦。
请不要直呼我的名字,我和你没有到那么熟的地步。
好啦好啦,晏华先生,行了吧?

没有听到什么声音,自己又开始自说自话了,真是个坏习惯,以后想办法改掉吧。

精灵的示爱方式真的好特别啊...用最擅长的弓箭穿过心爱之人的心脏,不过前提是要能穿过去。穿过去就是答应了哦?精灵是不会被箭矢所伤的对吧?
我知道。

男人还是一贯冷静的表情。

啊,真扫兴。
我小声嘟嚷着。
那你让我「穿心」了啊。

这一句话很大声的,故意让他听见。

我不会射箭。
男人回话了。

我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慌不择路的一头扎进水中,游得飞快,自己也不知道往哪游去了。
啊啊啊啊啊,我当时一定是脑子进羽毛了!怎么能这么说出来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脸一定很红,就像海王的尾一样!!!

突然停了下来,我意识到了什么。
啊...原来这就是爱吗...好温暖啊。
就像我第一次在水面上看到的那一抹阳光。

几天后晏华都没有来,是被我吓到了吧。
海妖怎么能喜欢他呢,让他觉得不适了吧。

我倒是没闲着,兴致勃勃的做了一把弓。也不像精灵制作的一样美观,勉勉强强能用,弦用的是精灵做弓专用的,那是我偶然一次向路过的精灵航队索要的。箭是用人类的桃木做的,是我从人类商船搜刮的,也就只能够做一根而已。

准备倒是准备好了,晏华也是不会来的。
那我还能怎么办,只能等咯,大不了就等到我死掉嘛。

第28天,他又像是那天一样,悄无声息的来了。

待我让船沉底时,又看到了在天上悬着的晏华。

先生,这次你又待了多久?
半个小时,你的效率提高了不少。

就在男人闭目养神的那段时间,我拿起弓,对准了他的心脏。
人鱼其实攻击方面都没什么天赋,徒有一副皮囊而已。所以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最多就是戳了一下就过去了。

箭在弦上,我没有力气拉到满开,只能半开。
不过他飞的很低,应该可以碰到心脏的部位。

但我看到了男人心脏处透明了一下,让箭矢穿过,然后又变回原来的样子。
等一下?!刚刚的那个是?!

我看到了那双清澈的眸子,眼神里透露出轻蔑。
好像是在骂我蠢材。

笨蛋。我是你的了,开心了吗。
我无法抑制地笑了一下。
当然了,我的晏华先生。




The END.